此剑已当沉西海

【蔺苏】【脑洞】【可认领】逆命

现代军区大院AU

蔺家搞研究林家从军,虽然不甚来往但是林爸爸和蔺爸爸倾盖如故,蔺晨小时候比较皮,且中二病严重,老是被蔺爸爸说你看你林叔家的小殊怎么怎么样你在看看你成天都干的是什么事,蔺晨就烦啊,初中就自己偷偷考去外省了,愣是从来没见过那传说中的林家小殊一次,结果自己离乡求学上瘾了,直到大学毕业自己开始创业才回家,回家了发现蔺爸爸不再提起自己的好友林燮一家了,正想着问问老爷子怎么回事,有天就被老爷子神神秘秘领医院去了,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只能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几乎全身被绷带缠满的人,从那之后蔺晨就被老爷子分了任务,天天过来看一趟,把蔺少爷给无聊的,谁知道有天闲的无聊正盯着人看,床上这人睁眼了,那双眼睛又黑又沉仿若暴风雨前的海洋,深处却透出执拗的光,有着难以言说的哀恸和仇恨,看得人心里悚然一惊,蔺少爷自诩潇洒随意却偏偏有那么些烂好心,余光瞥到这人还能动的双手紧握成拳便忍不住伸手过去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说你何苦这么伤了自己。从那之后蔺少爷每天来看人的时候都忍不住要调戏一下人家,那人起先不理他后来渐渐烦了会伸手拂开他,蔺晨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人产生了特别浓厚的兴趣,每天有空便守着人絮絮叨叨说东说西,这人也渐渐的好起来。拆绷带那天蔺晨的公司有一个大交易要搞定没来得及几时过去,到医院的时候只看见病床上坐着一个背影清瘦的人,略长的头发软软的打在耳间,在蔺晨推门时回身看来,蔺少爷在那一瞬间体会到了何谓一见倾心,心头剧震但市面上还端着,看似和往常一样把什么都安排的周到,实际上已经神游天外了,游魂一样飘回家倒头就睡,缠绕了许久的春梦里在身下喘息的那人终于有了清晰的面容,赫然是今天撞入心头的那张脸。照顾了这人许久,虽然老爷子没有明说,但是蔺少爷何等聪明通透的人岂能不知道这人就是自己老爷子故人之子,那位别人家的孩子林殊,要是一般人,察觉自己对自己爹的故人之子起了心思多半是要自己避开冷静一段时间的,但是蔺少爷他显然不是一般人,既然有意那就放手追,温水煮青蛙或者其他手段都好,断没有放手的道理。于是第二天早上蔺少爷收拾齐整就去医院了,这会是要把那人接回来,这人虽拆了绷带却也一直静静的好像失了魂,蔺晨想到昨晚的梦里这人一生又一声绵软带着哭腔的叫他的名字顿时有些心痒,忍不住就要逗人,这人也许是被烦的紧了,终于翻了个白眼低骂了一句“你大爷的”。

暂时到这,没人收我就自己上了......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西海遗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