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剑已当沉西海

【百日蔺苏】【12/24 Day 30】标准结局(中)

◆蔺苏现代校园AU,OOC且渣文笔预警

◆正文(上)

 ◆平安夜快乐 \(•ㅂ•)/♥   

 



临近下班高峰,回程路上堵得更厉害了,红灯时,蔺晨侧头看去,梅长苏正在储物格里低头翻找着什么,车窗外明明灭灭的灯光映着他沉静的侧脸,嘴角的阴影仿佛一个浅淡的笑。蔺晨一时有些恍神,上一次像这样和这人一起这样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他已经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蔺晨和梅长苏的相识,按蔺公子的说法是倾盖如故,然而事实上两人颇有渊源。在梅长苏还叫林殊的时候,林爸爸和蔺爸爸在一次体制会内议上一见如故,两个年轻爸爸聊完家国天下古今中外不知不觉就扯到了自家儿子身上了。蔺晨那时刚刚上小学,却已经中二病严重,沉迷于魏晋风流,对“这些道貌岸然的沉迷功名利禄的俗人”极为不屑,作为被嘲讽对象之一的蔺爸爸被气得不要不要的,却狠不下心收拾。而林殊,虽然实际上在机关幼儿园伙同发小称王称霸,但在长辈面前人乖嘴甜,见人的时候叔叔阿姨的叫的别提多亲热,配上小太阳一样的灿烂笑容,萌的大人们心都要化了,自然觉得这孩子真是好乖好乖,再加上林家小殊人特讲义气,在幼儿园一众小弟里面人气极高,小家伙们在自己家长跟前都是我们林殊哥哥怎样怎样,于是林殊就成为了一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正好被被儿子气得心塞塞的蔺爸爸拿来当正面教材教育蔺晨。逆反期的蔺少爷对林殊极为不屑,评价以虚伪二字,并在蔺爸爸多次提起后立下了绝对不和这人来往这一巨大的flag,后来带着挚友回家结果转眼就见挚友和自家老爹“小殊”“蔺叔叔”聊得开心的时候整个人懵逼的蔺公子表示,往事不要再提,都是年轻犯的错。

蔺晨认识梅长苏是在梅长苏大病初愈时,那个有着一副清俊皮囊的少年整个人苍白的好像一张纸,眉间是难以舒展的郁结,形状优美的桃花眼里是一片沉沉的黑,一个人安静地坐在窗边,好像一棵沉默的枯树,蔺晨第一次见到这人时就忍不住想若能点亮他眼里的光若能让他嘴角上扬想来必定是春风拂面一般的舒畅动人。蔺公子一向行动力极强,有这个想法就去结识了,后来两人几年相处下来果然成了至交。

知己,至交,原本蔺晨是这么定义两人之间关系的,但人心总是难控,蔺晨意识到自己似乎喜欢上梅长苏是并不是什么常见的(……)的春梦情节,而是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瞬间,在习以为常的安心感下突然感受到了心弦悸动。蔺公子自然不会是那种会因为喜欢上自己同性好友就退缩的人,但梅长苏那时忙于帮父母正名,蔺晨自然不愿再给他添负担,待此事了结时又遇上梅长苏被学校派出国当交换生,这个事情就被搁了下来。时隔几月后此时再见,蔺晨竟觉得有一丝恍惚。

回到蔺晨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梅长苏对蔺晨家已经极为熟悉,并不用他安顿,蔺晨收拾妥当换好家居服就去给胃不好又长途奔波的梅长苏煮粥,立在灶台前等水开时想起来出门前自己发的帖子,摸出手机打算看看,打开论坛时差点被涌进来的消息卡掉线,帖子下已经盖起了高楼,有说楼主湖绿的,有骂楼主脚踩两条船的,有觉得有绑定画手所以肯定是大手先跪为敬的,甚至还有因为猜楼主性别掐起来的,蔺晨大致翻了翻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建议,心道论坛果然不靠谱,还是得自己解决。正准备收手机专心做饭的时候,手机震了震,又一个回复刷了出来。

“楼主有没有想过情缘和绑定画手可能实际上就是一个人呢?”

这个倒是真没有想过,蔺晨陷入沉思。正在思考比较这两人时就感觉腰上被人戳了戳,蔺晨腰上一圈都是痒痒肉,当下还来不及说什么张口就是一串哈哈哈,一把抓住戳自己的那只手,侧头瞪过去就见梅长苏一脸无辜正直的看着自己,蔺晨气的牙痒痒,于是上手捏着脸一顿揉搓,梅长苏躲闪不及,努力挤出来的一句你大爷也因为脸被捏着成了奇奇怪怪的音调,都得蔺晨又笑弯了腰。笑闹间水已经沸腾,蔺晨推着他肩膀把人轰出厨房,转头开始做饭,刚才哪一点尚未成型的想法就被抛诸脑后了。

蔺晨端着食物出来时就见坐在沙发上的梅长苏正垂眸盯着自己的手机,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听到他招呼时收起手机抬头看过来,还未褪去的笑意衬得眼神晶亮,蔺晨对着人太过熟悉,愣是从里面看出了一点不怀好意的狡黠,大概又是想了什么法子来戏弄他,蔺晨习以为常的一笑而过,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后来每次想起这一刻蔺公子都不想承认如此迟钝的人是自己。

吃完饭后梅长苏便有些撑不住了,跟蔺晨聊着聊着就会迷迷糊糊的合上眼,又猛然惊醒过来,揉揉眼睛问蔺晨刚才说的说到哪了,蔺晨看得心下一片柔软,说什么也不聊了,赶着人去洗漱,倚在门边看着这人合着眼叼着牙刷,蔺晨刚捏着嗓子说了一句“长苏小朋友——”就被梅长苏拿毛巾捂住嘴,“蔺晨你大爷的!”。蔺公子心里这个不服啊,上手就要捏脸,被梅长苏快准狠的戳中痒痒肉,顿时笑软了腰,笑得刚才想说什么全忘了个干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看向身边,梅长苏正专注地看着映在镜子里的他,眉眼温柔的舒展开,轻轻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蔺晨先是心重重的跳了两下又归于安宁的平稳,抬手拍了拍他肩膀,道了晚安就回了自己房间。

蔺晨的新文最近已经连载了二十多章,反响一如既往的不错,刚登陆上账号就收到一堆催更,挑了几条眼熟的账号回复,右下角的企鹅头像开始跳动,点开是自家编辑,刷了满满一屏幕的感叹号,蔺晨回了个问号过去,那边极快速的回了一条“啊啊啊啊啊阁主你终于上线了!!!”,不等蔺晨回复又发了一条“宗主要给你的新文画插图阁主你知道不知道?”配合着一大串感叹号,蔺晨有些无语,不久前自己原来的编辑辞职,新换上来的这个叫薄荷的小编辑好像是自家绑定画手的粉丝,这已经是第二次经手两人合作了依旧激动得难以自持,虽然办事很靠谱但这看见男神炸成烟花的样子还是让蔺晨有些好笑。

跟薄荷确定完合作的细节蔺晨突然意识到,自之前觉得苏哲和情缘迷之相似后,似乎已经有很久没有和他交流了。

点开苏哲的专栏,界面和一个月前并没与变化,蔺晨有些奇怪,苏哲虽然更新时间一向飘忽,却很少与这么长时间不见动静的,这次直接通过编辑合作而不是先和自己讨论也有些奇怪。那条实际上是一个人的回复又跳入蔺晨脑子里,脑速过快脑洞太大的蔺公子顿时不可自制的联想出了一个完整的曲折故事。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的蔺晨连忙登上游戏,随便找了个副本给情缘发了组队邀请,不一会那边就回复了一个坐标,蔺晨循着坐标找过去就见情缘正在清怪,等在一边时私敲了几个还算熟悉的玩家,得到的回复都是情缘这段时间都有上线,并不是蔺晨猜想的和苏哲同步失踪。蔺晨又陷入沉思了。

思虑重重地完成更新后,时间已近凌晨,蔺晨轻轻推开梅长苏房间的门,房间里只剩一盏床头灯还开着,那人窝在被子里睡得平静,放在枕边的手里还握着手机,手机屏幕还在一闪一闪的亮着,蔺晨从他手中取出手机,将还露在外面的手放回被子里盖好,从床头柜里翻出充电器,准备帮他给手机充上电时,一条新消息刷了出来,那个闪动的头像似乎颇为眼熟,正要细看时,屏幕一黑,自动关机了。蔺晨赶紧接上充电器,正要打开时,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温热的吐息在耳边,“蔺晨?你在干什么?”

第二天醒来时蔺晨还在为自己昨天的失误心塞,那时时机正好,如果乘势问清楚就好了,偏偏那时只想着这人不容易入睡,又被自己吵醒了,怕是要整晚休息不好了,该问的全都忘了问。蔺公子捂着脸躺倒,把脸埋到枕头里呻吟了两声,突然感觉到什么,一抬头就看见梅长苏正笑意盈盈的站在床边,“蔺公子真是童心未泯啊。”

 蔺晨和他无声对视了片刻,在他摸出手机作势要拍照的时候终于猛地扑了上去,“梅长苏你大爷的!”

TBC

评论 ( 8 )
热度 ( 76 )

© 西海遗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