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剑已当沉西海

【靖苏】问心(上)

◆靖苏修真AU,OOC且渣文笔预警

◆糖。糖。糖。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给木木 @七九木 的生贺,写的仓促不要嫌弃



萧景琰走出李府大门时,已是落霞满天,婉拒了主人家“请大师再小住几日”的请求,背着自己的包裹走出这个小小的城镇,到了已望不见人烟的地方,轻轻道了一声出来吧,就见挂在腰侧的玉笛上微光乍现,待光芒敛尽时,面前已立了一道人影,微微躬身道了一声玄靖道长,抬头时面上一抹浅笑,一派端方君子的模样,萧景琰却是知道这人,不,这个器灵实际上是个如何一肚子黑的家伙,哼了一声道“道什么长,又没别人,装给谁看啊。”语调里却已不觉带出三分笑意,那器灵听罢略一点头,唤了一声景琰,语调温和,和着他面上温柔认真的神色,萧景琰听着咳了一声偏了偏头,耳根已是红透。

萧景琰是在两年前碰上这个器灵的。萧景琰师出本方世界大宗门承梁门,承梁门本是大梁皇室衍生出的宗门,内门弟子多是宗室子弟,萧景琰为梁王第七子,又是承梁门掌门亲传,本应是万千荣宠加身,这几十年却一直在外游历,偶尔回宗门也是拜过师父便走,造成如今这情形的是近百年前的一场大乱,萧景琰那时堪堪筑基,本与梁国将门林氏关系亲密,那场大乱里林氏一脉却是已经被屠戮干净,包括他的至交好友林殊,萧景琰怎么也不肯相信好友已死,更不肯相信所谓的林氏觊觎宗门秘宝意欲夺之篡位所以被诛,于是惹得梁王迁怒,境遇也随之一落千丈。修行是个特别费钱的事,没了宗室支持便颇为艰难,于是萧景琰就经常接些除妖辟邪堪舆之类的散活维持开销,两年前萧景琰接了一个书香世家的私活,说是这家的藏书阁每夜里便会有人走动并翻阅书籍的声音,有时还会有咳嗽声,虽说并没有人受伤之类的,但到底是瘆的慌,萧景琰在藏书阁里布好阵法,敛了自己气息,月上中天之时便见阵法骤然亮起,阵心里一个白色身影,作文士打扮,敛目低眉恭谨行礼道“玄靖道长,在下等你好久了。”可怜萧景琰前几日投宿的那客栈里有个说书人一直在讲人鬼情未了萧景琰无意间听了几句不知怎么就记在了脑子里,此时乍听这么一句,顿时一口气呛得自己咳嗽起来。

中间种种混乱略过不提,结果是萧景琰与这个名唤梅长苏的器灵结了契,从此便一起游历,中间收收妖除除邪,一路磨合,如今也算是知交好友,萧景琰本是这么以为,偏偏人心难控,有些感情日积月累尚不明显,待过了某个临界点便让人骤然心惊,萧景琰发现自己对梅长苏心思不纯的时候已是情根深种,那时他们正在追捕一个喜欢吸人阳气的狐狸精,两人打算一人做饵一人布阵,萧景琰修习的心法极为刚正,阳气充足,又是个活人,本比梅长苏这个器灵合适的多,奈何这只狐狸精偏好端方君子这一款,对萧景琰这种类型的并不感兴趣,于是只能聚灵给梅长苏捏了个实体,又由萧景琰给充了阳气,去当那诱饵。

梅长苏与狐狸精相遇在河畔,彼时正是上元节,一盏一盏的花灯顺水而下,温柔的光亮映着临水而立的梅长苏和化作少年模样的狐狸精,看上去极是美好,引得路过的少女们悄悄红了面颊,萧景琰隐了身形,看那狐狸精本还只是与梅长苏并肩而行,待人声渐远竟一手握着他手腕一手抚上他眉眼道,“梅兄这名字起的真好,长风拂面,万物苏生,小生一见梅兄,这心里啊——”后面说什么萧景琰就不知道了,因为他那时不知是妒火还是怒火涌上心头已经拔剑冲了上去,一番鸡飞狗跳终于将狐狸精斩于剑下,狐狸精的内丹却也被戳破了,萧景琰愣愣的看着梅长苏掌心托着那颗碎成两半的妖丹,眉眼间是无奈的神色却不见责怪,“也不是第一次了,玄靖道长怎的如此鲁莽......”灵气凝成的身体不似平常的灵体般苍白,梅长苏眉心沾了一点血迹,像是一颗鲜妍的朱砂,萧景琰一时心神恍惚,不由得伸手抚了上去,梅长苏不明所以眨了眨眼,刚要开口便被萧景琰捂住了嘴,两人便这样默然对视着,好像过了几个时辰那么久又像只过了几息那么短,萧景琰忽然松手,急退两步转身便御剑飞走了,留下梅长苏一个人不明所以。待梅长苏回到客栈是萧景琰已经睡了,梅长苏帮他盖好被子,温热的手指抵上他眉心,一阵微光过后,凝体的灵气归于萧景琰体内,梅长苏又恢复器灵的形态,轻声道了晚安后就回了玉笛内。梅长苏气息消失的瞬间,萧景琰睁开了眼睛,此时若是有光必能看见他面上已经红透,耳朵更是红的要滴血。

情不知所起,想告诉他又怕他难以接受,想隐瞒又不知日后要如何与好友相处,玄靖道长萧景琰,在这个春寒未退的夜晚,陷入了苦恼中。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西海遗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