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剑已当沉西海

【百日蔺苏】【1/28 Day 65】星辰安睡之时(上)

◆蔺苏伪西幻,一如既往OOC且渣文笔预警

◆写给吾友阿痕   @痕总 

 ◆配合BGM食用 流光



1.

初春第一缕风拂过湖面从窗户吹进这个树屋时,梅长苏从漫长的梦境中醒来,还有些凉的空气让他皱了皱眉,一条洁白的毯子从上方掉落在他肩头,他抬头看时,只见一只小松鼠坐在床边柜子顶上,对他偏了偏头,黑豆一般的眼睛友善又关切地盯着他。

一张枫叶被松鼠推了推掉到他面前,上面有几行字,写字的人似乎很匆忙,潦草的字迹零零碎碎的叮嘱了许多东西。尽管有些茫然,梅长苏还是按照上面说的先从柜子里取出礼服穿好,找到有着奇异纹章的戒指戴好......一切收拾妥当后,树屋的门被风吹开,穿着洁白外袍的精灵乘风而来,在树屋的平台上轻盈落下,对他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如同所有人族一样,梅长苏对精灵这种传说中的神秘种族充满好奇,按理说,对一个初见的精灵,怀有好奇的心态,并付以礼貌的态度更符合他所受到的教育,但有种莫名的冲动驱使着他伸手捏了捏精灵圆润的脸颊。

梅长苏反应过来时有些羞赧,精灵却好像很习惯这种亲密的接触,自然地捏了下他的手,就动手替他整理好了发饰,梅长苏感到有些奇怪,但却没有排斥的感觉,这让他有些在意。

到达生命树所在的湖心岛时,梅长苏还沉浸在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精灵的身份的思考中,知道善意的笑声把他从思绪中惊动。

遮天蔽日的巨大树冠下,站着许许多多的精灵,他们看着他,用目光催促他上前,在他们空出的通道那边,是和他一路前来的精灵,他微笑着看着他,背后薄薄的膜翅展开,在生命树不断缓缓飘落的金色光点里向他伸出手。

梅长苏怔怔的看着他的眼睛,轻声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蔺晨——”


2.

缔结契约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虽然还未想起有关蔺晨的事情,相处时的熟稔和默契已经足以让他确认这个精灵和自己的密切关系。

梅长苏很享受精灵领地内的安静平和,但是心里好像总有什么在催促着他,就像在湖心投下的一颗小石子,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一个星期以前,蔺晨带着那只小松鼠飞流暂时离开去寻找一个魔药师,习惯了精灵的陪伴,虽说不至于寂寞,也有些小小的失落。

从湖面上吹来的风带着浓重的水气,一场雨就要来了,正要关上窗户时,一只有着和飞流相似的黑豆眼睛的鸽子落在了窗台上,它把脑袋探了进来,咕咕的叫了两声,梅长苏注意到它的脚踝上系这一个小小的环,鸽子跳下窗台,踱到书桌这边向他抬了抬脚,神态和精灵极为相似,梅长苏心情很好的摸摸它的羽毛,取下那个精巧的环,那是一枚指环,内侧刻着火焰一样的纹路,放在手心有微烫的温度。

晚霞铺满天空时,鸽子向他挥翅告别,梅长苏目送它飞入云层。把指环放在枕头下,他便安然地沉入梦乡。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3 )
  1. 琅琊搬砖集团江左分部西海遗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宗主与阁主-蔺苏主页

© 西海遗剑 | Powered by LOFTER